真实的武则天无言的无字碑

武则天的真实面目

汉之,唐之武后,不可谓不明,而,罗织之狱,天下涂炭,后妃公卿,交臂就戮,后世闻二武之名,则憎恶之。

武则天货币改革收效甚微,天下多处报灾。公元685年朝廷下令皇族大臣向国家捐献财务,地方官捐献粮食来应对天灾。但是据史料记载,所得善款不过几千钱而已。这彻底激怒了女皇,既然你们不仁别怪我不义。武则天下令,天下人都可以向朝廷甚至皇帝本人告发皇宫贵族、封建官僚的不轨行为。各地政府不得难为告密者,还要沿途为告密人士提供盘缠住行。国家驿站必须高规格接待,无论等级一律女皇亲自接见。如果告密者所述不实,不追究责任。如果举报属实,还会得到一定的现金奖励。这是典型的煽动群众斗群众,放大了民间矛盾武则天渔翁其利。

首先被波及的是居住长安的各色富贵人群,在利益驱使下很多酒店角落就存在了很多有心之人旁听醉话酒话捕风捉影换取钱财。法令颁布之初,人们毫无顾忌。经常闲暇之余约来三五好友饮酒作乐,酒精上头之后就会吹嘘自己的光辉过往。当他们吐沫星子四飞过足嘴瘾的同时,往往就会言过其实。有心之人就会风言闻是的向朝廷告发其不法行为,很多时候这边饭局还没有结束一排禁卫军就过来拿人。那些胡说霸道的人多被没收家财,而参与的人也会因为知情不报而判处死刑。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据说告密者实在太多。各地驿站实在不堪重负,朝廷不得不下令各地方政府在衙门门前弄了一个意见箱。告密之人不必亲自赴京面圣,意见箱的告密信函专人保管送去首都。

告密成风,富裕阶层人人自危。武则天却赚的盆满钵满,但是皇宫贵族和官僚阶级开始串联反对女皇统治。武则天的主要政敌就是李家王宫,这些人对于牝鸡司晨(母鸡打明)非常不满。高密令开始转移斗争方向,只要有人告发李家贵族女皇就异常重视。时势造英雄,一个被判死刑的犯人看到了一丝活下来的希望。他一边大喊冤枉一边宣传自己知道一起谋逆造反案,此案涉及李氏子孙和州东平王李续。死囚告密武则天亲自接见,此犯人举报李续私藏兵器意图恢复李氏执政。李续被迅速缉拿归案,三堂会审判处死刑。而举报者却得到了一个公务员职位,这个案例大大激发了各种死囚流氓队伍。他们目标很明确只要举报达官贵族,最好是李氏皇亲国戚那回报是大大地。

打到了一批当权者,那些出身流氓二混子的人慢慢走上了仕途之路。此族杰出人士当首推来俊臣,曾一度官拜宰相。这些人的特点是当官之前受尽人间屈辱,一旦得势他们就会屈辱人间。武则天利用这帮人彻底大败了李唐宗族、关陇豪门、旧官僚。这些人的财富被新的官僚掌握,但是流氓出身的新官僚并不是理财高手。他们的专业是耍赖,斗富践踏人类尊严。当这些人完全取得势力之后社会持续开始朝着大乱走去,公元697年天下富人全部财富易主。老百姓被无赖践踏人格的同时还面临着三餐不保,天下田地荒芜流民四处寻走为的是能活下去。

面对天下乱象武则天开始调整战略,废话如果再不转型天下必然大乱甚至易主。首先祭旗的就是流氓头子来俊臣,后面陆续处死无数品行不端之辈以正视听。那些被流氓诬陷的能臣干吏被无罪释放并委以重任。流氓当政的时候搜刮了大量财产土地少量收缴国库之外大部分被以激励政策留给了无家可归的流民。

农民迅速回归土地劳作恢复了社会生产,接下来武则天废除了商业税收。公元703年,政府批准了禁止商业税相关条例。当市场回归市场之后,商业调配着货币就会创造丰厚的财富。首都长安陪都洛阳迅速繁荣起来,小商小贩活跃在街门巷外商品种类繁多。据说卖花卖草的只要肯努力几年就能在城市置办地产,社会经济活跃程度可见一斑。

公元705年正月,82岁的武则天溘然长逝。临终前亲自去除帝号,以李氏儿媳自居。还政与李氏子孙,在自己陵墓面前竖起一块无字碑。生前诸多是非任后人评说!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