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故事]高原红柳

全省大比武当天,1200米的长跑比赛还未完成一半,州院法警支队长杜礼武看到肖廷洪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让他放弃比赛,他却说:放弃了太可惜了,我既然参加了,就算爬,我也要爬完全程。

高原红柳

四川省若尔盖县人民检察院法警队政委 肖廷洪

若尔盖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平均海拔3500米,气候恶劣,长冬无夏,环境条件艰苦,年平均气温1.1度,含氧量仅为平原的一半。

个子不高,瘦弱的身材,黑里透红的脸庞,同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黑哥”。第一面见到他,谁也不会将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子和威猛的法警形象联系起来。但正是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就像高原红柳一样,深深扎根在雪域高原。

押解800里

当上警察,是肖廷洪从小就有的梦想。2001年,他终于如愿成为了四川省若尔盖县检察院一名司法警察。十多年来,上千次的出警记录中从未出现过一次事故和失误。在他的带动下,法警队近几年的目标考核成绩一直位列全州前列,法警队于2016年被阿坝州检察院荣记三等功。

2018年8月13日,若尔盖县监察委将一起职务犯罪案件移送到了若尔盖县检察院。被调查人是一起重大贪污案件行贿人,行贿金额较大。这起案件是自侦部门转隶后该院接到的首起职务犯罪案件。

被调查人被留置在异地,一旦监察委将被调查人移送该院,就必须要将其安全地押送回若尔盖。检察长李玉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向严谨细致的肖廷洪。肖廷洪带队执行过多次抓捕、押送任务,每一次他都感到似有千斤重担在肩上。

李玉梅刚离开办公室,肖廷洪就马不停蹄地忙了起来,了解案情、了解被留置人的基本情况、家庭情况、社会关系……

在短短一天时间里,他就制定出了两套完整的应急预案。

果然,他的两套方案都没有白做。

8月15日是监察委正式移交被留置人的时间。这天一大早,肖廷洪便和另一名法警来到了留置点,办理着各种交接手续。上午10点,被留置人正式移交到了若尔盖县检察院。

当被留置人被带上警车那一刻,他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不去!”他用脚蹬着车门,坚决不肯上车。

“你不要紧张,这个案子监察委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已经移交到检察院了,我们只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你只是换个地方而已。”肖廷洪说着,给对方递了一瓶水。

喝了水后,被留置人的情绪明显平复了下来。上了车,肖廷洪丝毫不敢懈怠,一路上都在和对方拉着家常,转移他的注意力。“肖警官,我相信检察院是会公正执法的,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此时,被留置人的心理防线已打开了。

经过6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成功将被留置人从距若尔盖县800里开外的马尔康押送到了若尔盖看守所。此时,肖廷洪提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这是一份令人骄傲的履历:若尔盖县检察院法警队政委肖廷洪从检20余载,先后多次荣获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荣誉称号,被若尔盖县政府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载誉无数。

“威尔逊病”是个啥鬼

2003年8月,四川省检察机关司法警察大比武即将开始。肖廷洪被抽调到阿坝州检察院进行集训,为大比武做准备。

集训的一天早上,肖廷洪正睡得迷迷糊糊,猛听见早操集合哨声,他睁眼看到四周漆黑,暗想:今天是怎么的,天还没亮就要集合?他准备起身穿衣服。

“你脑袋怎么肿了?”听到同事这句话,肖廷洪连忙跑到卫生间照镜子,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脑袋肿成了猪头,眼睛肿得眯成了一条缝。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隐隐感觉到自己身体出了问题。

肖廷洪本来想请假去医院做检查,但想到大比武过两天就要开始了,请假必然会拖全州司法警察的后腿,他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全省大比武结束,阿坝州司法警察获得了全省第二名的好成绩。肖廷洪向检察长请了一周时间假,到华西医院看病,此时已经到了10月中旬。

两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威尔逊病变”。肖廷洪心里困惑:这是个什么鬼?自己以前从未听说过啊!他边想边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你这个病有点严重,铜中毒,早期肝硬化,你要有心理准备,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这种病保养好的话最多能活10年!”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肖廷洪顿时感觉自己从人间掉到了地狱。他感觉空气凝固了,天垮了。

时间久了,肖廷洪自己也想开了。生活还要继续,该治疗还得治疗。每年他都会定期到医院进行排铜治疗两次。每次治疗需一个多月时间。

主治医生曾建议肖廷洪每个季度治疗一次,这样对身体是最好的,但肖廷洪为了不耽误工作,选择每年的3月和8月治疗。

2018年8月初,肖廷洪准备8月22日请假去医院排铜。8月21日上午,他接到州法警队电话,需要抽调若尔盖法警到州院集训,为9月的全省法警大比武做准备。

可是,院内另一名女法警还在产假期,只有他一名法警在岗。他第一时间找到检察长汇报了情况。

“你不是请假要出去排铜的吗,我马上给州院法警队打电话帮你请假,你的身体要紧。”检察长边说边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李检,如果我们不去的话,法警队今年的考核名次就可能掉后,而且干警也得不到及时训练。我还是等到这次比武结束了再出去治疗。”

检察长拗不过他,最终只好同意了。

全省大比武当天,1200米的长跑比赛还未完成一半,州院法警支队长杜礼武看到肖廷洪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让他放弃比赛,他却说:放弃了太可惜了,我既然参加了,就算爬,我也要爬完全程。

赛后,杜礼武逢人就说:“看到肖廷洪跑完全程,我眼泪都下来了。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血性!”

肖廷洪的病情虽已发展到了肝硬化中期,但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到半点愁容。10月中旬,他来到医院治疗时,还和自己的主治医生开起了玩笑:“您当年不是给我下了死刑判决通知书,说我最多只能活10年吗,现在已经过了15年了呢。”医生乐了,紧紧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你的秘籍了,那就是乐观向上,毫不畏惧!”

多了一份“职业”

肖廷洪直到33岁,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才匆匆解决了自己的个人问题,妻子是他德阳市的同乡。

2004年5月,肖廷洪举办了婚礼。婚礼当天,他只邀请同事和较好的朋友吃了一顿便饭,这就算结了婚。婚后,他和妻子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妻子在老家德阳打工,而他在相隔千里的雪域高原若尔盖,与红柳相依相伴。

直到2008年“5·12”大地震,这场大地震也是肖廷洪婚姻的一个转折点。

地震过后,肖廷洪将妻子和年仅4岁的女儿接到了若尔盖,并在当地一家民营企业给妻子找了一份工作。有爱人和女儿陪伴的这段时光,他过得最幸福,但好景不长。两年后,他们的婚姻出现了裂痕。

“你天天加班,对我们娘俩儿完全不管不顾。你现在得到了什么?挣了好多钱吗?就你那点工资还不够你看病的!”这是日常吵架妻子说得最多的几句话。

慢慢的,夫妻间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感情的裂痕也越来越深。那段日子,是肖廷洪人生最灰暗的时间。肖廷洪回忆道:“在那段时间里,我连续一个月茶不思饭不想,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甚至连走路都站不稳,唯有用拼命工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检察长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主动给肖廷洪放了假,让他回德阳休养。回家前,肖廷洪还不忘给科室干警安排他请假那段时间科室要完成的重点工作。

回到德阳的这段时间,肖廷洪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学习摄影,他逐渐地爱上了摄影。

2014年,存续了10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女儿年幼,还不能理解父亲。有一次,女儿用稚嫩的口气在电话里对他说:“你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心里装的只有工作,你根本没时间陪我,你不爱我……”一字一句犹如一把把尖刀刺到了肖廷洪的内心深处。挂断电话,他哭得像个孩子。

回想这些年来,肖廷洪一心扑在工作上,陪伴家人的时间屈指可数,到后来甚至牺牲了自己的家庭。但有再大的委屈,他都丝毫不会在同事面前表露出来,更不会将情绪带到工作中。面对生活的挫折,他始终没有低头。在同事们眼里,他还是那个敬业、无私、乐观的人。

其实肖廷洪还是单位里最爱“管闲事的人”,无论什么事情,他只要觉得自己能帮上忙,他都要去“凑热闹”。

在若尔盖这个仅有25名编制的小院,日常所面临的工作繁杂,但凡搞大型活动,大家都会以合作的方式共同完成任务,很多时候大家都要主动承担不属于自己的工作。2017年4月,单位举行入额检察官宣誓仪式。宣誓当天,办公室负责照相的干警正好请假。于是,肖廷洪主动找到检察长说:“李检,明天的宣誓仪式很重要,我怕其他人照不好,明天我负责照相,我保证完成任务。”

此后,院内凡是搞大型活动,肖廷洪又多了一份“职业”。

大约在冬季

2018年7月,阿坝州检察院控申处安排各县开展孤儿摸排工作,肖廷洪又主动请缨:“李检,明天控申科要下乡,我看单位驾驶员都在外边出差,我熟悉路况,又是法警,这几天正好闲一点,我给他们当驾驶员吧。”一连半个月,肖廷洪陪着控申科干警跑遍了全县17个乡镇。

在年轻干警口中,肖廷洪被称为“肖大哥”,这位大哥就是年轻人的良师益友,总喜欢找他交心谈心。只要有人来找,无论工作多忙,他都会停顿下来,耐心答疑解惑。

2018年8月的一天,肖廷洪正准备下班,路过办公室,看到一名年轻干警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询问得知,这名干警正在为一份紧急报告发愁。于是肖廷洪陪着这名干警一项一项地梳理。

在海拔3500米的高原若尔盖,对季节有两个描述,一个是“冬季”,另一个是“大约在冬季”。盛夏七八月,已然是若尔盖最温暖的季节,但到了夜晚,依然要裹着大衣才敢出门。当凌晨两点两人一同走出办公室,看着肖廷洪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的寒风中,年轻干警的心中充满了温暖。

工作之余,肖廷洪喜欢用相机记录下点点滴滴,拍人、拍物、拍山、拍水、拍草原……在肖廷洪的镜头里,出现得最多的就是高原红柳。

红柳是雪域高原的生命树,它耐旱、耐热,尤对沙漠地区的干旱和高温有很强的适应力。这正是肖廷洪自己的写照。

首页娱乐